xvideos中国

網站xvideos中国 關于我們 新聞動態 產品展示 招賢納士 聯系我們


     新聞類別

xvideos中国
行業新聞
媒體報道


 
鄭州市西三環大學科技園東區11號樓707

400-891-0371
手機:18838282595 趙經理

當前位置:網站xvideos中国 > 新聞動態 > 媒體報道

時代隱痛:明明子女還在,父母卻要承受喪子式的孤獨
發布人:  來源:本站   發布時間:2017/5/8 

先看一組數(shu)據:

到2020年,我國(guo)老年人口將(jiang)達到2.5億(yi),占(zhan)比(bi)17.2%;2030年將(jiang)達到3.7億(yi),占(zhan)比(bi)25.3%,即4個(ge)中(zhong)國(guo)人中(zhong)就有1個(ge)是老人。

這(zhe)些耆(qi)耆(qi)老者里(li)面,就(jiu)有我們的(de)父母。

他們苦了(le)(le)一輩子,累了(le)(le)一輩子,操心了(le)(le)一輩子了(le)(le),臨老了(le)(le),卻還(huan)要承受無邊(bian)的(de)孤獨。  

1

鄭州的高老太(tai)太(tai),已(yi)經84歲。

早上六(liu)點(dian)多,她就戴著(zhu)帽子(zi),穿著(zhu)棉(mian)衣,提著(zhu)零食,坐上最早的一路環城公交。

坐在車上(shang),老(lao)太(tai)(tai)太(tai)(tai)或(huo)是目光呆滯地看著窗外,或(huo)是昏昏睡著。

這一坐,就(jiu)從早上,直坐到公交車收(shou)班。

她拿出(chu)一(yi)張佩戴(dai)在胸前寫有電話(hua)號碼(ma)的卡片,請(qing)公交師傅給自(zi)己的兒子(zi)打電話(hua),讓(rang)他(ta)來接自(zi)己回家。

高(gao)老太太本(ben)來有五個子(zi)女,自己和兒子(zi)住在一起。

孩(hai)子們(men)都忙于上班,幾年前老伴(ban)死后,高(gao)老太(tai)太(tai)每天就在(zai)公交車上度過。

不為別的,就算是發愣(leng),老(lao)太太也愿意(yi)在公(gong)交車上。

房子里實在是(shi)太寂靜了,靜得可(ke)怕,待(dai)在里面(mian),有一種挨時間的感(gan)覺(jue)。

2

魯北(bei)惠民白橋村(cun)村(cun)民朱秀章(zhang)夫婦(fu)都(dou)已經80多歲(sui),膝下有一個(ge)兒子(zi)和一個(ge)女(nv)兒,都(dou)已經成(cheng)家(jia),在外(wai)工(gong)作(zuo),平時(shi)很少回家(jia)。

朱(zhu)爺爺則每(mei)天騎著(zhu)一輛破(po)舊的三輪(lun)車,帶上(shang)自(zi)己的老伴去鎮里趕集,擺個(ge)地攤(tan),早出晚歸。

朱爺爺的(de)地(di)攤上賣(mai)的(de)都是針線(xian)包、蔬菜(cai)籽(zi)等小物件,太(tai)大太(tai)沉的(de)東西(xi),他搬不動。

他的買賣并不賺錢,甚至還虧本。

但是無所謂。

他(ta)們并不是(shi)為了賺錢,只是(shi)為了解悶,打(da)發時(shi)光(guang)。

3

云南(nan)南(nan)甸村村民劉享武和(he)妻子在鄉(xiang)下自己(ji)住的(de)(de)瓦房里修(xiu)了個墳(fen)墓,那是他們為自己(ji)準備(bei)的(de)(de)最后(hou)的(de)(de)歸(gui)宿。

夫妻兩人從此就睡在墳墓旁邊。

墓前(qian)擺的(de)一個小桌(zhuo),既是夫妻兩人的(de)餐桌(zhuo),也像是個供桌(zhuo)。

很(hen)(hen)多人(ren)覺得,這很(hen)(hen)不(bu)吉(ji)利。但是(shi),老夫妻兩人(ren)已經顧(gu)不(bu)上(shang)那么多。

他們只擔心(xin)一(yi)件(jian)事:死(si)后,無人收尸。

老(lao)兩口(kou)約定,誰死(si)(si)在后(hou)面,一(yi)定要(yao)記得把(ba)房(fang)門關好,免得死(si)(si)后(hou)再(zai)遭日曬雨淋之(zhi)苦(ku)。

4

湖(hu)北省赤壁市(shi)柳山湖(hu)鎮,貧窮而落后。為了生(sheng)計,年輕(qing)人都去了城市(shi)打工(gong),鎮上除了老(lao)人,就是帶不(bu)走(zou)的孩子。

72歲的徐大爺,是眾多留守老人中的一個。 

徐大爺(ye)本(ben)來有四個(ge)女(nv)兒,一(yi)個(ge)兒子(zi)。女(nv)兒嫁(jia)到了(le)外地,兒子(zi)在外務(wu)工。

自己(ji)和老伴(ban)兒在(zai)家里(li)照顧90多歲的(de)老母親和在(zai)老家上學的(de)孫(sun)女兒。

徐大(da)爺(ye)和(he)老伴兒平時不出門,農閑的(de)時候(hou),就(jiu)在家里陪老母(mu)親聊天。

他(ta)們最開心(xin)的是周(zhou)末,因為(wei)在市里寄讀的孫女兒回來,能給這個家帶來一點年(nian)輕(qing)的活躍(yue)。

老夫妻一定提前兩天(tian)就忙上忙下,挖空心思想(xiang)辦法,做一桌孫(sun)女兒(er)喜歡吃的飯菜。

前段時間,老母親走(zou)了。

孫女兒臨近中(zhong)考,壓力大,周末也不回來了。

家里就剩下(xia)徐大(da)爺和老伴兒兩(liang)人,四(si)眼相對,相顧(gu)無言。

5

高(gao)翠芝住在北(bei)京市(shi)延(yan)慶區大(da)莊科(ke)鄉慈母(mu)川村,已經80歲。

過去幾年的時間(jian)里,她養成了這個(ge)習慣(guan):坐在炕上,眼巴(ba)巴(ba)地看著窗外(wai)。

幾千個日子,對她來說(shuo),每天都(dou)一樣。

一(yi)樣(yang)的(de)孤獨,一(yi)樣(yang)的(de)無助。

高(gao)奶奶有三個(ge)兒(er)子,一個(ge)女兒(er),但是(shi)都(dou)好幾年沒回(hui)來了。她(ta)靠著(zhu)政府每(mei)個(ge)月幾百(bai)元的救濟(ji)補貼(tie)生活。

因為行動不(bu)便(bian),做飯(fan)是她最(zui)大的挑戰。一頓再簡單(dan)不(bu)過的飯(fan),她中(zhong)途要休息好幾次(ci)。每天吃早飯(fan)的時候,往往已(yi)經是晌午時分。

因此,她常常蒸(zheng)一(yi)屜窩(wo)(wo)窩(wo)(wo)頭,連續吃上幾天。有時候,干脆就(jiu)吃泡面。

在身體稍微好點(dian)的時(shi)候,高奶(nai)奶(nai)會繡(xiu)各(ge)種花樣的鞋(xie)墊,那是她(ta)給兒(er)子、兒(er)媳、孫子們繡(xiu)的。她(ta)時(shi)刻盼望(wang)著孩子們回(hui)來,拿到她(ta)繡(xiu)的鞋(xie)墊,臉上綻開笑容(rong)。

但是(shi),鞋墊越繡越多,孩子們卻從來不曾回來。

一(yi)次(ci)一(yi)次(ci)盼(pan)望,一(yi)次(ci)一(yi)次(ci)失望。

除了(le)有好心人(ren)(ren)偶爾(er)會來看看她,幫忙收拾(shi)收拾(shi)屋子。幾年里(li),家里(li)幾乎沒來過任何人(ren)(ren)。

高奶奶最大的愿望是能和(he)兒子們坐(zuo)在一(yi)起聊聊天,拉拉家常,每(mei)天醒來能按時吃上早(zao)餐:有豆(dou)腐腦、雞蛋、饅頭。

6

張大(da)爺(ye)80歲(sui),老伴兒79歲(sui)。

他(ta)(ta)們(men)在黃土高原的沙塵中有(you)一(yi)個巨大的院(yuan)落(luo),有(you)23間房間,那是他(ta)(ta)們(men)一(yi)輩子辛勞的證明。

然(ran)而(er),這(zhe)么多的房(fang)間里(li)(li)里(li)(li),大多都被空閑著。

兒子(zi)在(zai)外打拼,很少回(hui)來。兩個孫子(zi)帶大以后,也去了父母身(shen)邊。

孫女兒(er)還沒滿月的(de)時(shi)候就被抱了(le)回(hui)來,是她和老伴兒(er)用羊奶(nai)喂(wei)大的(de)。現在大了(le),也(ye)即將被父母接去(qu)城里(li)讀書。

這個曾經讓張大(da)爺無(wu)比(bi)驕傲的院落(luo)里,即將只剩下張大(da)爺和自己的老伴兒兩個人。

房間再多,再空(kong),也盛(sheng)不下老(lao)人(ren)心中無(wu)邊的寂(ji)寞。

很多時候(hou),我(wo)們覺得,這一切源自貧窮(qiong)。

因為(wei)貧窮,讓我們有壓(ya)力,有無(wu)奈,有力不從心。

然(ran)(ran)而,就算住在城市,就算衣食(shi)無憂,我(wo)們的年邁的父母,依(yi)然(ran)(ran)孤獨,依(yi)然(ran)(ran)無助(zhu)。

7

76歲的李皖園(yuan)住在北京東(dong)城老城區(qu),有退休工資,有社(she)保,衣(yi)食無憂。

然(ran)而,她依然(ran)孤獨。

兩(liang)年前(qian)因為(wei)患(huan)病而行動不便,最基(ji)本的(de)吃喝都成(cheng)了棘手問題。“現(xian)在只

靠女(nv)兒每周(zhou)(zhou)末過(guo)來(lai)幫忙(mang)做頓飯,或帶(dai)來(lai)夠吃(chi)一周(zhou)(zhou)的包子(zi)(zi)、餃子(zi)(zi)。”李(li)奶(nai)奶(nai)說,“女(nv)兒也53歲(sui)了,健康狀(zhuang)況也不是很好,還有自己的家庭要照料(liao)。”

為了盡(jin)量(liang)不拖(tuo)累女兒,李老太的生活是(shi):“晚上(shang)盡(jin)量(liang)少(shao)喝水、少(shao)吃飯,少(shao)去衛生間(jian)……也盡(jin)可能少(shao)洗(xi)澡,萬一跌倒、摔傷,就太麻煩了。”

然而,最重要的,還是孤獨(du)。

一天(tian)到晚(wan),一夜到亮(liang),連個(ge)說話的(de)人都沒有,李奶(nai)奶(nai)只能躺(tang)在床上,呆呆發愣。

8

廣州張大(da)爺夫婦,退休(xiu)在家,年過古稀(xi)。平時(shi)買菜(cai)都舍不得花(hua)錢,每天(tian)等到下午才(cai)去菜(cai)市場揀便(bian)宜的菜(cai),卻為了保健品這個無底洞掏光(guang)了老本:四年,花(hua)了二十萬(wan)。

究其原因,只(zhi)是因為子女長期不在家(jia),寂寞。

推銷(xiao)保健(jian)品(pin)的(de)(de)人(ren)給予了他缺失的(de)(de)子(zi)女(nv)一般的(de)(de)關懷,為此不惜劃掉了畢生的(de)(de)積(ji)蓄。

他知(zhi)道不值,但是他又如吸毒上(shang)癮(yin)一(yi)般,無法停止(zhi)。

因為(wei),沒有子女在身邊,實在是孤獨而無助。那(nei)一點(dian)點(dian)溫存(cun),哪怕是假的,也能讓他們覺得一天的日(ri)子略有意(yi)味。

9

“我不怕死,但是我怕活著。”

如(ru)果說(shuo)不怕死,是一種無(wu)謂(wei)。但是這(zhe)句話里(li),并看不到豪氣(qi)干(gan)云的英雄氣(qi)概,只(zhi)有無(wu)限的辛酸和(he)無(wu)奈 。

10

“幺(yao)兒(er),我們家也有電話了!”

四川省(sheng)高縣趲灘鄉(xiang)天星村的七旬老人羅秀志(zhi),在政府補貼安(an)裝了(le)電(dian)(dian)話(hua)的第(di)一(yi)(yi)時間,迫不及待與千里(li)之外打工的兒(er)子(zi)打電(dian)(dian)話(hua)。這是兒(er)子(zi)外出(chu)打工七年(nian)來第(di)一(yi)(yi)次。

以(yi)前,都只(zhi)能在過年的時候(hou)匆匆見一(yi)面,平時杳無(wu)音信,連(lian)彼此是否平安都無(wu)從知曉。

有時候(hou),只要讓他們聽一聽孩子的(de)聲音,就能高高興(xing)興(xing)一整(zheng)天(tian)。

但(dan)是,很多時候,他們(men)這(zhe)一點小(xiao)(xiao)小(xiao)(xiao)的(de)愿(yuan)望都無法滿足(zu)。而這(zhe)和有沒(mei)有電話(hua)無關。

11

今年清明(ming)節(jie)期間,家住重慶市墊江縣(xian)太(tai)平鎮的許(xu)婆婆,只身來到牡丹源收(shou)費(fei)站(zhan)(zhan),不顧危險,不顧交警的勸導,站(zhan)(zhan)在高速收(shou)費(fei)站(zhan)(zhan)的路邊(bian),對每(mei)一輛過路車進行“仔細檢查”。

 執法人員了(le)解(jie)到,許婆婆有一(yi)個女兒,遠嫁到了(le)武(wu)漢,幾個小時前,小外孫(sun)女給自己(ji)打電話說,今天(tian)他們要經過牡丹(dan)援收(shou)費(fei)站去達州掃墓。

 許婆婆想(xiang)見(jian)外(wai)(wai)孫(sun)女(nv)兒一面,但是她記不住車(che)牌號,只能預估時間(jian)在(zai)高速收費站(zhan)等著,希望(wang)孩子(zi)們看見(jian)自(zi)(zi)己,能夠(gou)停會兒車(che),讓自(zi)(zi)己見(jian)一見(jian)外(wai)(wai)孫(sun)女(nv)兒。

她快一年沒見到自己的外孫(sun)女兒了。

為了見孩子們(men)一(yi)面(mian),很多父母已經“不(bu)擇手段”。

12

2014年央視春節聯歡晚會上,一首《時(shi)間都去哪(na)兒了》,讓(rang)很多人熱(re)淚盈眶。


“時間都去哪(na)兒了?

還沒(mei)好好感(gan)受年輕就老了。

生(sheng)兒養女(nv)一輩子,

滿腦子都是孩子哭了(le)笑了(le)。


時間都去(qu)哪兒了?

還沒好(hao)好(hao)看看你眼睛(jing)就花了。

柴米(mi)油鹽半輩子,

轉眼就(jiu)只剩下滿臉的(de)皺(zhou)紋了(le)。”

 

時(shi)間哪兒也沒去,

就是那么(me)匆(cong)匆(cong)過了。

就如我(wo)們(men)的父母無聲無息地,老(lao)了(le)。

 

有時(shi)間,常回家;沒時(shi)間,抽時(shi)間多(duo)打電話(hua)。

他們老(lao)了(le),

已經承受不起那無邊的寂寞、孤(gu)獨與思念(nian)。


接下來的(de)假期(qi)里,也許,你已經買好了車(che)票,約好了朋友,做好了攻略……

但是(shi),回家吧(ba)。

因(yin)為父母在盼望(wang)。

 

打印本頁】   【關閉本頁】  

關于我們  |  聯系我們  |  人才招聘  |  
COPYRIGHT 2015 © BY 河南紅甲食品有限公司 ALLRIGHT RESERVED  管理
電話/TEL:400-891-0371  18838282595
地址/ADD:鄭州市西三環大學科技園東區11號樓707